军事强军(jsqj.cc)—最受欢迎的战略、军事资讯中文站,喜欢就点击这里 推荐给朋友
当前位置:军事强军网 > 英雄视点 >

调车连接员断臂百米叫停火车 数千人得救

2011-08-06 14:41

关注艾滋病,关爱艾滋病人。艾滋病病毒的传播途径非常明确,通过血液传播、性传播和母婴传播。建议所有人洁身自爱,终身固定一个性伴侣。本站文章来至网络转载,看看文章,美女图片,打打飞机,泄泄火,健康生活每一天。李克强总理关爱:力争率先在孩子身上实现‘零艾滋’目标。

  时间:8月3日

  人物:湘潭电厂调车连接员裴永红

  今年3月10日的一场事故,让我失去了右臂。出院后,我不得不坚持锻炼用左手做事,照顾自己,照顾我的父母。渐渐地,我终于习惯了使用左手。

  如果时光倒流,再让我选择一次,我将毫不犹豫地作出同样的决定。因为,我一直坚信,人生的价值在于责任,责任能承载生命之重,责任最苦,责任也最乐。

  【人物故事】

  “停车!停车!”

  3月10日,裴永红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个失去右臂的日子。

  上午11点,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,一列满载38节汽油油罐的火车,从8号车道改由6号车道,倒车进入油库。裴永红穿着雨衣,像往常一样,站在最后一节车厢,紧握手中的对讲机,观测着距离,时刻准备向驾驶员发出减速停车的信号。

  距离目标点还有120米时,他拿起对讲机,向驾驶员呼叫停车,却突然发现对讲机失灵了!

  “减速!停车!”无奈中,他歇斯底里,拼劲全身力气朝驾驶员呼喊。然而距离太远,他的呼喊声完全被雨声淹没。

  一旦火车撞上油库,方圆1公里将成为一片火海,危及数千人的生命安全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他毫不犹豫地跳下快速行进中的火车,想要冲到器具室拿备用对讲机。

  由于惯性太大,雨天路滑,裴永红跳车的一瞬间,雨衣被油罐车挂住,没来得及站稳,猛地被甩到车轮底下。“咔”的一声巨响,车轮从他右肩膀以下20公分左右处碾压过去,顿时血如泉涌。

  看着火车依然没有减速,裴永红忍着强烈的剧痛,从地上爬起来,用左手按住右臂的伤口,飞奔100多米至器具室,拿起备用对讲机大声呼叫:“停车!停车!”

  90米、80米、70米……终于,火车在超出预定位置50米处稳稳地停住了,那一刻,裴永红才松开了紧握的对讲机。

  他顺着雨水中清晰可见的血迹,一路走过,想要找回断裂的手臂,却因为失血过多,瞬间昏厥,不省人事。

  当他醒来时,发现自己已躺在了病床上。那只断裂的手臂由于血管神经被严重破坏,无法再移植回来。

  如今,几个月过去,裴永红已经康复出院。虽然永远地失去了右臂。但他始终保持着坚强而乐观的笑容。

  裴永红是一个“80后”青年,湘潭县梅林桥镇黄竹村人。曾入伍从军,军旅生活铸就了他刚强的性格。

  2004年从部队退役后,裴永红辗转外地打工,当过护林员、建筑工。为方便照顾年迈的父母,2009年底,他回到老家湘潭,成了湘潭电厂一名调车连接员,在铁路专用线上负责引导煤车、油罐车的进出。与调度室联络、用对讲机呼叫、分离连接车厢等,每一个细节,裴永红都学得认真,做得细致,仅1个月的时间,他就熟练地胜任了工作。

  裴永红忠于职守不惜个人安危的事迹让人感动。 有网友得知他的故事后,写下这样一首诗:“臂虽短恪尽职守,平凡人生抒精彩。心不悔精神永存,猛士壮举闪光辉。”

  前不久,他被评为“湖南省杰出青年农民工”。

  新华网长沙3月18日电(“中国网事”记者苏晓洲、袁雪莲、谭畅)近日,湖南湘潭小伙子裴永红在右臂被列车车轮完全压断的情况下,强忍剧痛向列车发出停车信号、奋力避免一起重大事故的消息,在网络世界激起了轩然大波。这个不平凡的“80后”被很多网友感佩地称为“断臂哥”,在很多主流网站成为热门话题,海内外网友评述、致敬的网帖、跟帖如潮,微博转发量过万。

  裴永红在手臂被完全压断的情况下,怎样制止一起事故的发生?“断臂哥”当前境况如何?带着疑问和网友们的关切,新华社“中国网事”记者赶赴湘潭,详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事发地是湖南能源中心

  位于京珠高速通往湘潭市内连接线附近,建有装机容量180万千瓦的中国大唐湖南公司湘潭电厂和中国石油一座大型油库。这两家企业每天都需要从干线铁路调入大量电煤和成品油,重载列车通过一条铁路专用线进入相关厂区。

  据中国大唐湖南公司湘潭电厂有关部门介绍,铁路专用线运营项目由湘潭飞宏实业公司承包经营,而“飞宏实业”则从湘潭华顺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以劳务派遣方式聘用职工。华顺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区域经理凌利介绍,裴永红去年5月入职,在铁路专用线担任引导煤车、油罐车进出的“运行连接员”还不到一年。“裴永红是个勤快、听话的小伙子,上班不久就发生这样的不幸,真令人痛心。”

  乘坐企业内部车辆、通过武警戒备森严的门岗,记者来到裴永红工作过的铁路专用线场站。在事发现场,一个停在铁路上的机车头车轮下,掉落一只沾着油污和煤灰的手套。工友们说,手套是裴永红断臂上掉下来的。记者看到,事发地远方800米左右,是几座巨型储油铁罐。储油罐附近,还有4座小山般的大型火力发电机组。据了解,这个地点是湖南人口密集、工商业经济高度发达的长株潭城市群能源中心之一,安全责任重大。

  惊心动魄的一幕令人震撼

  站在铁轨边,“飞宏实业”管理和技术人员对记者讲述了裴永红出事的经过:3月10日上午,一列油罐车驶入铁路专用场站,需要从8号车道改由6号道“倒车”进入油库。裴永红在此时已经变成车头的第38节车厢上担任“二钩”,即充当火车的一只“眼睛”,观察运行状况,为火车司机“导航”。但在缓缓行驶的列车逐渐接近目标点时,裴永红突然从车上掉了下来。

  据裴永红事后描述,他的手持对讲机突然失去信号,恰好此时机车紧靠工班值班室,他跳车想尽快去换台对讲机与货车司机保持联络。不料,当时雨天地滑,身穿雨衣的裴永红落地时脚下一滑,臀部着地,身子向后一仰,巨大的火车车轮将他不慎伸进铁轨的右臂,从肩膀以下20公分左右处齐齐压断。

  眼睁睁看着右臂与身体分离、鲜血喷溅,裴永红仍然做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举动:他使劲压住动脉血管竭力止血,快速冲进值班室换了一台对讲机,叫停油罐列车。列车正副驾驶、信号塔台等工作岗位,都听到了对讲机里传来的裴永红声音嘶哑的呼叫。

  虽然场站有信号灯、信号塔台和列车司机正副驾驶、其他运行连接员都能为列车运行位置把关,但裴永红关键时刻表现出来的超人勇气、忍耐力和高度的责任心,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到非常震撼!铁路专用场站里记者采访到的每一个人都敬佩地说。直到看到列车停稳,裴永红才松开对讲机。旋即,失血过多的裴永红昏倒在地,场站立即组织车辆和人员将他送往湘潭市最大的医院——湘潭市中心医院抢救。

  重伤卧床不失对生活的热望

  在网上,广大网友由衷地表达对“断臂哥”的敬意。一位无锡网友赞裴永红是“中国人的脊梁!”一位天津网友感慨:“英雄还在、国当富强、祝福你陌生人!”来自湖南的网友更是感到骄傲,称裴永红身上“闪烁着湖湘血性男儿的道德光辉”!

  在湘潭市中心医院,记者见到了裴永红。此刻,他躺在病床上,稍微动一动都会引发剧痛。据医护人员和家属介绍,裴永红断臂处已经于一周前完成手术,由于火车碾压横截面过宽,血管神经严重损伤,裴永红的右臂只能保留短短的一小截,落下了终身残疾。同样严重的是,裴永红尾椎骨严重摔伤,目前为了减轻病人痛苦和避免感染,医院需要在断臂处伤情缓和以后,才能为裴永红组织第二次治疗尾椎骨骨折的手术。

  “压断了手我疼啊,但油罐车还在走,不停下来会出大问题,我必须尽到自己的责任。”病床上的裴永红虽然被伤痛折磨得脸色蜡黄,但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毫不后悔。

  裴永红近乎悲壮的举动,在湘潭市和他的家乡湘潭县,感动了无数人。连日来,裴永红所在单位和关联企业,多次到医院慰问,按照医院要求足额支付医药费、治疗费,同时安排了护理费,还对社会承诺将切实保障裴永红的合法利益。湘潭市中心医院则安排了最好的医生,尽最大可能安排救治。湘潭市民政部门、湘潭县和梅林桥镇负责人,也纷纷赶到医院,送上鲜花、水果篮和慰问金。

  社会各界的关注,让裴永红感到温暖,也增强了他战胜伤痛,尽早康复的信心。每逢有人来看望,裴永红尽可能地笑脸相迎。而这时,他的身心正在忍受巨大的伤痛折磨,以至于经常需要死死地咬住被褥,才能抗住阵阵袭来的疼痛。

  眼看着儿子重伤卧床,裴永红的母亲刘幸福哭肿了双眼。“他还没有成家,如今只剩了一只手,将来工作、婚姻可怎么办啊?”

  “我失去了右手,但是我还有一只左手;右手能做到的事情,我相信左手也能够做到,生活还有希望!”裴永红这样安慰母亲。这番话,连平时见惯了各种病患的一些医院护工,也感动得背过身去、热泪盈眶。

  今年30岁的铮铮长沙汉子裴永红,为抢救国家财产失去了右臂,他忍着剧痛,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这位坚强的80后小伙,并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心。15日下午,当记者专程赶赴医院采访裴永红时,谈及今后生活可能面临的困境,他坚强地说:“我的左手臂还在。”

  如果我不拦住火车 38节油罐车可能全爆炸

  1980年出生的裴永红是长沙市大唐湘潭发电厂的一名火车调车连接员,负责厂区火车线路的调度和连接,“主要负责观察路线距离,提醒驾驶员提早减速。”

  裴永红向记者回忆说,当时天下着大雨,车窗外雨声非常大,自己和火车头又相隔80米,根本没办法用“喊”的方式提醒驾驶员。眼看火车离终点越来越近,38节满载汽油的列车即将冲向油库,一旦引发爆炸,方圆一公里范围内都将受灾。

  上午10时15分许,火车到达目标点时,他却发现和驾驶员联系的唯一工具对讲机失灵了,万一司机接不到指令,火车将直接开进专线终点的厂区油库中。

  事后捡回断裂手臂 希望能重新装上去

  眼看一场灾难就要来临,裴永红当时来不及多想,“出于本能,我认为就应该去拦下火车。”他果断地跳下车准备去最近的办公楼取备用对讲机叫停火车,可就在他跳下的瞬间,由于地面湿滑,他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强大的气流吸入到火车轮下。裴永红的右半边身体当即被卷入车底,凭借本能的反应,他迅速抽离出身体,“再晚一秒钟我就没命了,头顶已经被擦伤了。”虽然惊险地捡回一条命,但右手臂已经离开他的身体。裴永红用手指按压住动脉防止失血过多,飞奔到办公室拿起对讲机通知信号楼。值得庆幸的是,火车终于在超出预定停放位置5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,一场灭顶灾难被及时制止。

  断臂不可能再植 “铁汉”对未来很乐观

  事后,裴永红捡回了那条断臂,由于断裂处有五厘米左右已经被火车完全碾压,血管神经破坏严重,断臂再植已经不可能。经过医生诊断,他的脊椎骨第三节也发生了骨折,现在连坐起来都成为奢望。

  但裴永红却很乐观,“我还有一只手,男子汉这点困难都不能克服吗?我算很幸运了,捡了一条命。”

  谈及今后的人生,裴永红说自己主要有两个心愿,一是找一个老实、孝顺父母的姑娘做妻子,二是想依靠自己的战友、同学帮助,筹资建一所规模不大的希望小学,然后,自己在那里教教小孩。

  梁咏琪曝大肚写真

漂亮性感女明星孕妇全裸照